我真的好爱她!!
你们都不要和我抢粉头位置!!!可以给她寄零食但以后挂件只有我能寄!!!(˘̩̩̩ε˘̩ƪ)

屌屌茹:

今天收到了 @云旗 寄过来的包裹,真的是幸福的要昏过去了。原本以为只是一些简单的小漫画,没想到她那么用心,给我准备了根据我的文画的挂件(《佛下之痒》《今夜烟花特别多》《蹈火》),因为担心颜色不清楚,还把挂件上的画做成了小书签,一个小小的信封里装了她很多线稿,大的信封里装了三张她给我写的信。还有一本书,可爱的日本小故事。她寄东西之前我逼她收了运费,但是她又塞了很多零食给我。真是太感动了,太惊喜太惊喜的礼物,写的东西何德何能让她这么喜欢,想告诉全世界她好可爱。为了这份喜欢我也会好好写下去的,真的谢谢你,没想到在这么冷的地方也能被这样对待。太感谢了。谢谢她,也谢谢你们,谢谢给我点赞和留言的你们。❤❤❤

<喻叶>予水仙

无剧情很无聊预警


>>>>>

  喻文州很喜欢托着下巴,钢笔夹在指缝里让视线穿过笔头上一点一线,正好就能看见斜前方的男生,脊背微弯的那个人,一截白颈子从学校统发的衬衫领子当中露出来,夏天缀黏着发丝冬天就可怜兮兮地冻出藕粉色,肌肉线条瘦削好看。男生偶尔转过头来,凝望窗外长年阴霾的天空,侧着的脸颊上眼神迷茫茫的。五官都说不出哪里出众,组合起来却和谐无比。


  后来他姿势变了,钢笔还是在手里一下下不紧不慢地转,头却再也不敢往旁歪——那男生的位置挪到了自己身边。


他记得男生双手...

<喻叶>温存

摸鱼

>>>>>

  他轻轻啃咬着叶修脖子后的腺体,那是一块微突的粉色肌肤,差不多正有一口大小,两颗略尖的虎牙卡在旁边,舌苔再温和地包裹上去。那里的味道是甜的,极其甜美,被他吮吸得有些充血,仿佛再用力些牙便要透过那层单薄的皮肤,让里面腥甜的血液和信息素都绽放出来。信息素,喻文州不无痴迷地在心中点着三个字,一字一顿,无比珍惜。

 

  叶修显然被咬得不耐,甩甩头想要挣脱。他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牙关开启,如同猛兽撕咬住猎物般嵌进他的腺体周围,舌挑逗意味地抚蹭那片滚热发烫的皮肤。叶修吃痛,又被那爱抚给逗笑,胳膊

<all叶>某天领队在训练室里丢下一个小孩然后跑掉了

ooc
含有王叶双箭头

>>>>>

事情发生在国家队集训期间。

 

  地点是B市,此时正值入秋时节,训练基地外的银杏缀着一路金黄色泽淹没了这栋建筑。秋高气爽,也不需要空调支援,训练室一排向外的窗户大开,凉风也足以令人倍感愉快。

 

  在这样的天气里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火气的,训练室安安静静,偶尔黄少天和张佳乐拌拌嘴,自家队长和副队轻咳一声也就止住了,气氛一派和谐,诸位选手不由得一边按操作键放大招一边回忆起刚刚被集中到训练室时的悲伤场景,没动电脑前大家还很和气,上了竞技场就开始六亲不认,尤其是...

<喻叶>我不应当

段几


>>>>>

 我不应当,真的,我不应当。


  我不应当吃掉冰箱里的那颗布丁,尤其是在那布丁是你三天赶工没睡觉的精神支柱的时候。就算我真不知道你喜欢巧克力味,我也不应当在没问你的情况下给你一袋鸡蛋味布丁作为补偿。你说我怎么这么笨,跟你在一起这么久,连你的一点小喜好都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时总是大大咧咧的,从不告诉我自己喜欢吃什么,但对于和你在一起之后初次下厨的我,你也从来没有提过任何要求,我煮出什么黑暗料理你都愿意吃掉。我错了,我应当让我的爱人在我面前全无拘束,让你的一切都展示在我面前,我们...

<喻叶>深度浅眠 03

前文


>>>>>

  喻文州,男,27岁,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趁着喻医生拿钥匙开办公室的门,他飞快地瞥了几眼旁边墙上挂着的铭牌,亚克力板还是崭新的,看起来刚刚换上不久。


  喻文州是上头指配给他的“搭档”,引荐叶修去找他的人已经明面暗示喻文州属于案件的调查人员之一,虽然现在看来他只是个心理医生,但既然能受到调查组青睐,那必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再想到他可能是帮助自己恢复记忆的一个关键,叶修看向他的眼神也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喻叶>深度浅眠 01

本文含有非自愿性( )要素

烦请自动排雷

>>>>>

黑暗中有什么在滋生,蜿蜒绕转如藤蔓。


  他先是睁开眼睛,然后几度地怀疑自己是否有睁开,太过昏黑了,不是夜晚略带月色的迷蒙,他就像是被丢入一个漆黑的空间里,四面八方都有黑色在碾压过来。迷茫之后是越来越浓厚的恐惧。


  紧接着就注意到了,是脑内浑浊的钝痛暂时掩盖住双眼上的违和,随着眼睑慌张地颤,那感觉也越发鲜明——


  有人蒙住了他的眼。


  再然...

<周叶>四舍五入 05-06

前文

-人设放飞(

-会有all叶不明显单箭头成分注意


从洗手间走到会议室,江波涛进来的时候F大的参赛人员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会议室的透光度实在不是很好,所有人面颊上都映着阴惨惨的白光,是握在手里的手机照出来的。


“先到就先看看资料呀。”江波涛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学习一下小周,你们看人家都不玩手机。”


周泽楷双目无神地看着抱在怀里的双肩包,里面有自己没电的iphone,和没电的随身电源。


他怎么会忘记充电的……果然是昨晚情绪太嗨,他一早起来就后悔了,也没考虑闹钟为什么没响,抓起手机匆忙洗漱吃早餐坐上地铁,第一...

<喻叶>夏与你

-最近天气好热噢 摸个段几降温(比心


>>>>> 


  空调坏了。


  啊,多么令人绝望的四个大字。还有什么能比它们更让人丧失生存的意志?


有的。


还修不好。


“完全看不懂。”喻文州把那本花花绿绿画着零件结构图的册子在腿上摊开平放,神情颇为无辜地看了某人一眼。


四肢扭曲黏在沙发上的人抽噎了一声,在喻文州刚刚开口时充满希望光芒的脸又压回了沙发软垫。


喻文州凑上前...

<周叶>四舍五入 04

前文

-人设放飞(

-为B萌应援!老叶决赛加油!

-会有all叶不明显单箭头成分注意


>>>>>

周泽楷没谈过恋爱,真没谈过,他的初恋还是幼儿园时期的年轻班导。高中班上为数不多知道他的事的人听完后笑得直不起腰,说小周你行啊,看不下去了都。


高三那年,当周泽楷期待着起床后和睡觉前的问候,当写习题时眼前每每恍惚闪过一个朦胧的人影,当走出考场时掏出手机找到第一个联系人,他就已经明白自己对这位从未见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学长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了。他们可是一认识就掏心掏肺把性取向爆给了对方,可是两个人就是这么一直维持着超出普通朋友却又...

© 一二三四|Powered by LOFTER